广州世纪融金金融服务公司
网站首页 | 联系方式 | 手机站
公司概况
联系方式

联系人:陈小姐
电话:020-8681451
邮箱:service@jshdkfsb.com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理财常识

12月16日,美联储一如市场预期,作出了加息的决定。此前,无论是美国的就业、通胀等经济数据,还是美联储官员的公开言论,都指向美联储会在12月的议息会上加息。美联储对投资者的货币政策预期管理达到了极致。市场对美联储加息这件事也已基本消化——人民币等新兴市场国家货币提前走软。因此,笔者认为,此次美联储加息不会对全球市场造成重大的冲击。加息后,全球股市的集体上涨也印证了这一点。   

基于这一分析,即便美联储加息政策会在短期内产生实质性的资本流动效应,即美元资金从新兴市场国家流入发达国家,给包括人民币在内的新兴市场国家货币造成较强的贬值压力。但由于美联储的加息预期已被消化殆尽,接下来,摆在中国央行面前的难题并不是如同外界猜测的那样所谓“政策两难”——既不能坐视人民币大幅贬值,也不能动用大量外汇储备干预外汇市场,而是要赶在美联储下一次加息前完成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。   

美联储下一次加息会不会很快到来?笔者认为,美联储在12月份首次加息后,第二次加息不会来得太快。加息政策实施后,作为美国的中央银行,美联储需要观测加息对宏观经济的影响,观测失业率是否继续下降,通胀率是否继续温和上升。

美国最新公布的11月份失业率已低至5%,为2008年以来最低,失业率已连续多月低于6%的目标值;而核心通胀率在时隔17个月后再次达到2%的目标值。然而此次加息,理论上可能会对美国出口和通胀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,失业率和通胀率能否持续改善仍需美联储密切关注。

事实上,美联储主席耶伦在本次联储议息会后的发布会上也反复强调,未来加息的路径将是渐进的和依赖经济数据的。鉴于目前美国复苏的不确定性以及耶伦的鸽派作风,美联储的第二次加息不会早于明年6月。   

如果这一推断成立,明年上半年,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新兴市场国家将有可能得到短暂的喘息之机。中国经济在新兴市场国家中确定性相对较高,因此外资流出也会相对较慢,甚至可能因为明年一系列稳增长政策的出台导致资本流入,这将对人民币汇率产生一定的支撑,从而为中国央行调整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提供极为有利的时间窗口。